大华府 登录 注册 快捷导航 切换风格

北美生活网(镜像站点)

首页

一枚胸针

2018-6-15 12:16| 发布者: 快乐天使| 查看: 485| 评论: 0|原作者: xiaoping

摘要: 原创作者:董晶 我和夏池国际公司的董事长吴女士是在莲花旗袍微信群里认识的。也许是我在这个旗袍群里比较活跃,吴总很快就请我和她建立了私人微信并把我加入了夏池国际的微信群里。尽管她在上海,又是大名鼎鼎 ...


原创作者:董晶

 

 

我和夏池国际公司的董事长吴女士是在莲花旗袍微信群里认识的。也许是我在这个旗袍群里比较活跃,吴总很快就请我和她建立了私人微信并把我加入了夏池国际的微信群里。尽管她在上海,又是大名鼎鼎的董事长,还有在美国留学拿到博士学位的海归背景。但是她在微信上总是为人谦和,有很多爱戴她的朋友。时代在进步,改革开放让很多知识分子下海经商富裕起来了。我羡慕吴总取得的成就。一天,她在微信群里发了大概是这样一段话:“什么是事业?就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做一辈子也做不完的事,赚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我看后无语,自愧不如。但她讲的有道理,让我佩服。

元旦前夕,夏池国际微信群格外活跃,开始是吴总不断地发红包,我在微信里看热闹,也不知怎么去抢红包。此时,吴总在微信里问我为什么不抢红包呀,我说身在美国,真的不知怎么抢,即使抢到了也不知如何花。后来一位旗袍会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她抢到了几十元,是可以存在手机上回国用的,我才恍然大悟。紧接着,吴总发出了好多张珍珠胸针的照片,看到这些美丽的胸针,心里很高兴。尽管我母亲也送给我过几个很宝贵的胸针,我都保存着,没有佩戴过。再往下看,吴总说这是送给大家的,每人挑一款自己喜欢的,她的公司会特快专递到家里。我特别喜欢其中的一款,心想这回我就不再谦让了,就把这枚胸针照片发到了吴总与我的私人微信上,并把我父母在北京的地址告诉了她。几分钟后,吴总告诉我,我喜欢的胸针已经寄出!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我还是给在北京的母亲打了长途电话,说近日内她会收到上海寄来的胸针。

第二天我收到了吴总微信说要收件人的手机号码,家里的座机号码投递人打不通。可是我的父母不用手机,家里的座机是可以打通的啊,此刻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我这个人太认真了,对什么事情都信以为真,也许别人只是客气一下,我却当真了。于是,我给吴总发了一段话:“如果太麻烦就别寄了。心意我领了。谢谢!”不久她回了一个字:“好。”看到她的回答,我如获重释,心里反而平静了。越发感到自己幼稚得不食人间烟火。唯一的事情就是要给我在北京的母亲做一个合理的解释。有几天,我全然不再看夏池国际微信群的任何消息,闭门思过。

昨天上午,吴总再次问我要一个手机号码,我很无奈,只好回答我问问我妹妹的地址和手机号,然后再告诉她。其实我想拖延几天,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我不能为了一枚胸针麻烦别人了,也显得我很没有水平。沉默之中,我还是在考虑如何给在北京的母亲一个交待。妈妈是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牵挂的人,每一个人都会把母亲视为最放不下的亲人啊。

不料在昨天下午,我收到了吴总的微信,告知寄到我家的东西已经签收了。我颇感惊讶,于是给母亲打电话,妈妈说确实收到了一枚上海寄来的胸针。惊喜、感动和感谢之余,我看到妹妹给我发的一个微信视频:一个白发老太太,边抽着长杆烟袋,边跳着广场舞,跳得有滋有味,令我开怀大笑!禁不住把这个视频分享到了我的几个微信朋友群里。几分钟后夏池国际微信群有人在我发的视频后提醒大家:最好这几天不要发娱乐的帖子。我看了后很纳闷,于是赶紧把这个群里连续几天的微信快速浏览一遍,结果我惊呆了——吴总的母亲去世了。大家都在对她表示慰问,对吴总的母亲表示哀悼!回想一下,吴总的母亲正是在给我寄胸针的几天里去世的,吴总经历了多麽悲痛的时刻:母亲的去世与安葬。我禁不住潸然泪下,换位思考,如果是我,还顾得上一枚胸针吗?可是吴总,在最悲痛的时刻没有忘记对一个从未蒙面的朋友的承诺,在平凡的小事上体现了她做人做事的诚信。

从一枚胸针上,我终于明白了吴总为什么能够成功,为什么能赢得大家的尊重!吴总:我想对你说,你的为人做事是我学习的榜样。








高兴

感动

握手
1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作为游客发表评论,请输入您的昵称

寻好东西

贸易战开打,风暴还未真正来临

贸易战开打,风暴还未真

(特朗普确认,将于北京时间7月6日中午12:01分,对340亿美元的中国商

周立波回应唐爽挑衅:拜金主义被收买 望好自为之

周立波回应唐爽挑衅:拜

周立波微博发文回应唐爽挑衅“推出唐爽做挡箭牌,可怜可悲可笑”。并

一灯照破千年暗——古代烛台之美

一灯照破千年暗——古代

19世纪以前,以“火”为光源,动植物油脂、蜡烛为原料的灯具称为古代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