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楼主:慕然回首 - 

[穿越重生]《嫡长孙》作者:闻檀 / 沉香灰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7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0章
9 p4 P/ A& Z$ U. g
# h$ D# ^) e& E% F8 C) v  陈蛮早年丧父,跟着武馆讨生活,后来遇到顾章召,顾章召赏识他带他读书,可谓是对他有知遇之恩。两年前他的母亲也因病逝世之后,他身边更是再无亲人了。如果算起来,顾章召已经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 T) ], s0 b9 A# i, e
! M; m* y% q2 i1 H+ ?  可能是因为从小练些把式,陈蛮的体质非常好,这么重的伤竟然也熬了过来。
$ Y0 s/ y# O& k' Z
% O% Y. ?+ S* v6 S- r) F' u& n  他靠着迎枕半坐着,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长宁,他知道赵长宁发现了关键的证据。) L3 U9 R3 z4 T8 l+ y/ q7 k

2 W; F! P" F" i( l  那双沉寂已久的眼睛,稍微有了一丝神采。1 Z! |' \( |! t5 q# p4 b/ k2 A
) {9 _* b; C3 G
  “老师这两年不是没有古怪,自他从淮扬回来之后,一切就都不太对。”陈蛮慢慢说,“他请过很多护院打手,但最后又被他全部赶走了。他的脾气总是时好时坏,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发火。还有顾漪……我只见过她两次,后一次见她的时候,老师不在,她突然扯着我的衣袖跟我说她在顾家很痛苦,让我带她离开……当时我并没有理会她。”; Z& I5 g7 x. C8 w

1 J% W9 K0 u* m3 U5 d6 I+ f  赵长宁听了沉思,她叫徐恭进来:“叫些人,去顾家好生再搜,尤其是顾章召和顾漪的房间,地板、挂落、承尘都不要放过。另外,再去给我把郭氏找回来,这妇人委实不老实。”  e7 y$ s$ y! {6 G' H$ }# S
5 M2 f- \# W" l" r" \* w
  赵长宁随之又去了土地庙,仵作正在验尸。
* Z$ b4 T; x0 u  o( t- k
& S/ B. R) |! t0 I: L( S  ?  “大人,您说得不假。”仵作告诉她,“这个‘顾漪’怀孕都有两月了。”
$ u" j( l5 a# M4 L  o
' [8 }: y1 |5 v' c  赵长宁也拿起旁边的牛皮套,戴在手上。
0 A: G. v  s/ D3 I. N- e  l6 z0 J! G/ }$ r
  “大人……”仵作本来想阻止他,长宁摆了摆手让他别说话。: j6 D" x1 a# d  p

& z& K9 o) v3 V& L( y  ^  在入大理寺之前,她遍读《疑狱集》《折狱龟鉴》还有《洗冤录》,对验尸有基础经验。
9 C$ |5 q, F7 P5 D/ W: r; Y$ o1 g3 w) ?$ O0 Y- H  _/ i% \
  “顾章召和‘顾漪’都是被人勒死,两人的伤口向上斜。”赵长宁翻动尸首的脖颈,“但是顾章召的伤口之深,深而见喉管已破。可是‘顾漪’的伤口却很浅,尸体已经腐烂得看不出勒痕了。”
4 A3 r/ L# H( P$ H& }/ Y2 \: P) ^
. f( p" {( g3 t1 d! `  “我记得在‘顾漪’房中找到的凶器是一根麻绳。”赵长宁抬头问仵作,“但是顾章召的喉管都被勒破了,麻绳会把人的喉管勒破吗?”: `+ {! c& B- K* |& X
& k: f1 n$ f) B5 h: k: |# `
  “杀害顾章召的凶器至今还未找到。”旁边有个皂隶说,“打了那小子好几回,他也没说究竟藏在哪儿了。”
% G8 g: g, ]0 c6 o- d  t2 |& t& v/ C  z) B( u* h2 H9 z
  原来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关节,但现在被打通了,于是茅塞顿开。赵长宁站起来:“或许——根本就是两个人杀的!”
4 n! c3 B! a6 W( L- ^' j7 g+ R. d
0 [' l. u. ~/ U0 d/ A" |  “你们看顾章召的手,他的手上有勒痕。”赵长宁又掰开他的手,“顾章召的手上也有一条斜向下的勒痕。但是已经淡得都快看不出来了,跟‘顾漪’脖子上的伤口相近。只是验尸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是他挣扎导致的。”她扫了一眼在场的仵作和皂隶,“你们猜这应该是怎么回事?”! {7 V5 M8 X! y" Y5 s% g

4 p3 f# g. Z' @. [7 S7 {  这也就是说,这个‘顾漪’很有可能就是顾章召杀的!$ h. u- |: e8 [7 r
: b6 w+ Q9 c8 I9 B+ h( r7 ~
  赵长宁回了牢中,并把许知县也找了过来。3 B- b+ W! R( j. U
9 q' g. u/ j/ t
  “我有一个想法。”长宁在原地踱步两圈,对陈蛮笑了笑,“你想不想知道?”
' i  b- l6 [6 h- h( A
' N! l- V; }' t+ W  没等陈蛮说话,长宁接着说:“在你的家里挖出了银票,是顾家的。”看到陈蛮想辩解:“大人,我从未偷窃过顾家的……”赵长宁伸手一按他的肩,阻止他起身。她原来的工作中,有个破案思路就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有些看似很复杂的问题,只是因为没有想通关节而已。这些杂乱的线索,需要一条线把它们全部串联起来。1 y2 z2 h6 Y7 z8 ^
" j0 y1 Z9 x! z& r9 V) D" ~/ G3 p
  眼下,她或许可以把这些线索串联起来了。
9 |/ v# R- K4 I# a
. g2 m% Y! S9 e. i  “真正想害你的,可能是你的老师。”赵长宁淡淡地道。别说陈蛮,在场所有人听到这句话,都十分的惊讶。
$ m& X& H9 v9 K1 Y
1 v$ J- f5 k( u( f) U( _  害陈蛮……可是顾章召已经死了啊!4 n7 Z* c/ y" a6 u. S
7 G. |0 H1 e% b3 Y
  “你曾说过,他让你把书交给他的一个友人,奇怪就奇怪在,那天城外没有人等着拿书,所以大家断定是你在说谎。但是大家都忽略了,还有一个人可以说谎……这个人就是已经死去的顾章召!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让你把书送给谁,他真正的目的,是想把顾漪的死,栽赃嫁祸到你的头上!”
4 e4 O- ]/ e( w* I; Z# P
8 o# T- h7 Q: L( h  陈蛮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是被雷击中,很久说不出话来。/ A! U; c5 n3 P( s: Q& y

  {* j% a* D/ _7 a6 d7 |  “大人,郭氏带来了。”徐恭过来了,“下官去找她的时候,她正好没上船,赶紧给您拉过来了。”
2 N% ~( l. U' M& A! Z) c+ ~9 `
( F3 N- ^3 j8 i  “直接把她带过来。”赵长宁想与她对峙。
- V3 ?5 _( ?2 P+ a) s8 m* A  s$ V, q1 R4 B0 H; z; X
  等郭氏来了,赵长宁却委实没有客气,突然一拍桌子,语气严厉地道:“郭氏,顾家的事你可有隐瞒!你贴身伺候顾漪,有什么事你一清二楚,今日若再隐瞒,白白害了人命。本官决不轻饶你!”# E( ~  m  ]8 j- H; K- i7 q' N8 q
2 v8 |/ [6 `) N- x9 x1 k1 O
  郭氏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人,民妇知道的,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大人!……”郭氏毕竟没见过世面,吓得双腿发软。5 D9 f. {5 P9 `/ D
' S9 E: c6 n3 j8 x1 B' D1 k' ]
  “你家小姐有孕两月而死,难道你会不知!”赵长宁语气更厉。“是不是你瞒着你家老爷,让别人与你们家小姐通奸的!”
8 J. }6 _/ ]8 Q2 e' f( I# N8 q4 z" n. L1 k* L) o" Y7 V
  “大人,绝不可能啊!”郭氏连忙辩解,“能与小姐接触的只有老爷!两人常在屋子里说话,一说就是大半天,不让我等靠近。事后我进去清理……的确觉得有些异样之处,但两人是亲父女,民妇根本没往那处想!民妇也不知道小姐有孕,但如果小姐真的有孕……那孩子只能是……是……”说到这里,郭氏的脸刷地白下来,喃喃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老爷可是读书人!败坏人伦的事情老爷不会做的!”9 {- z  O  P! r
& O3 G) Z. f# T( ~+ R
  “的确不是败坏人伦,因为……真正的顾漪早就死了。”赵长宁终于逼到郭氏说到这个地步。9 C# d8 Q. C6 ^5 {  U* R' ?4 u6 _- s

8 ]  P' h. g1 Q  真正的顾漪早就死了,所以没有人想到,与假‘顾漪’通奸的那个人,正是顾章召顾老爷!除了陈蛮,只有顾老爷能够与之通奸。
4 A; w: A2 G/ V4 p- E5 Y/ k* m9 h, R$ r6 _8 b- o- G  O, J5 D9 k
  赵长宁继续:“‘顾漪’与顾章召长期通奸,但是‘顾漪’却喜欢上了陈蛮——她甚至求过陈蛮,让陈蛮带她离开!直到顾章召发现‘顾漪’怀有身孕,而且跟他发生了冲突,不再听他的话了。这样的事如果传出去,顾章召这一辈子都别想抬头了。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勒死了顾漪,并且嫁祸给了前来看他的陈蛮!”
" @/ U" J* b" Q3 j3 u
4 W, G0 K& u3 u5 T' m  “所以他让陈蛮出城送书,还将银票埋在陈蛮家中,为的就是让陈蛮来背负这个罪名!”7 [% D/ c  }) }2 ?5 G
# O+ H7 l. S4 X- N  k* ?& i
  这一番推论的确算得上精彩!徐恭、四安甚至屏息看着他们家大人。1 L5 }* Y3 ]7 L( e+ O9 P$ O

8 d, ?3 _1 B! D6 C  “而陈蛮,的确是无罪的。”赵长宁的手轻轻地搭在了陈蛮的肩上。! s% M  `4 D) F# K- a% c5 w
8 Q1 g5 s# R6 I4 q
  陈蛮好像被抽去了浑身的力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既是解脱,又似乎连解脱的力气都没有了。( `$ F2 \1 G+ L" b0 J& b
2 Q* d5 B2 s, z
  “大人此番精彩!”许知县道,“不过下官不明白的是,那既然顾漪是顾章召杀的,顾章召又是怎么死的?”  Y  s6 i; \6 Q$ N0 _

: y9 ~# b& }. x6 [: c% K/ o9 e  赵长宁顿了顿:“这个关节我的确想不明白。但在顾章召身上一定还有秘密,也许这些秘密,才是导致他死的真正原因。”
) m) _- u# [5 T1 E/ C( R0 k9 x, f, t& k, @; ]4 [
  “那赵大人想知道吗?”声音从门口传来。% d1 G  D+ ?/ Y: |3 p$ M% a
- t7 b5 O3 \5 J
  纪贤带着两个人走进来,他刚才站在门口已经将整个过程听完了。
: R& Q; b+ a/ Y: v* i
8 c% D+ n: f: d  “赵大人倒是比大理寺那些酒囊饭袋稍微强一些。”纪贤笑吟吟地握住他的折扇,“也许有个人知道真相。这个人倒也不是别人,就是顾家门房,顾福。不知道,几位愿不愿意同我一起去顾家一趟。”8 A, y2 f. v; x

/ f: u. S/ d6 Y* j3 Y1 T  几人便乘了马车,随纪贤到了顾家。4 Y+ y7 K9 }" l
. y' X( }. P( z! u4 ~" ?
  皂隶搀扶着顾福走上来,掇了把椅子给他坐下。
! S+ ?# s" z9 P( Z* A8 P$ \4 g% T% ]0 C1 A: J, g! f6 ^
  “不是个东西!”顾福抬起头,冷冷地、缓缓地吐出一句话,“顾章召,不是个东西!”* x3 p! E! M2 r) U

: l: T+ s4 u5 y  赵长宁脑中灵光一闪,他们第一次去顾家的时候,顾福曾说过这句话,但是当时,他们都以为顾福说的是陈蛮。) v( m( O! W% l, q

8 [: T: D3 c" a& d" H  “纪大人竟然让顾福清醒了,好手段。”赵长宁对他拱手。
8 [! g* ]+ C. ?* N2 }2 V: G6 Y+ l* x
  纪贤把手搭在他肩上:“赵大人,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能羞辱你们整个大理寺的。”他又说,“你不是也找到了尸首吗?”
) k1 k+ f- ?5 y. I! |, N3 y
$ f2 B: H, h; j7 W3 q- Y  “顾福,你竟然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说?”许大人面色阴沉。
2 c; w( }7 W' z9 z# R3 t$ Z7 ]% a- {$ N6 ?/ Q
  顾福抬起头,他苍老的脸上掠过一丝麻木的冰冷:“为什么要说……人是我杀的,我说了,不是自己就要进去了吗?”1 E* E& i; k+ x  t; Q. ]/ W9 T2 w

0 u6 X* B" e7 A  他的背已经有些佝偻了,但说话的语气却非常的冷酷。* E2 r& i: V6 g
8 d4 z/ V0 X/ w
  “是你……那你为什么要杀你们家老爷?你还守着这里……你究竟怎么回事?”许大人几乎有些语无伦次了。/ H" c. s/ I0 y3 h+ k/ E7 ?
2 w$ a8 \* i4 e
  “老爷这两年情绪反复,时常做出奇怪之事。”顾福慢慢说,“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我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老爷在运判这个位置上挣了不少银子,但是这些银子都不知所踪,不知道他拿去做了什么。”( E: P" D; e- x1 U: N, ?
1 ^: q5 z; }1 E
  “那天晚上老爷来找我,说小姐不见了。但是咱们不能让别人知道小姐不见了……”顾福说着颤抖起来,“于是他从外面买了个女孩回来,说这个以后就是小姐。当时我就应该猜到……小姐已经不在了。外人是从来不知道……这是个多狼心狗肺的人!当年他贪图太太的家财,还狠心将病重在床的岳父活活拖死!那天,我看到他勒死假小姐,我终于知道原来的小姐是怎么死的!头先太太和小姐对我极好,我不杀了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我愧对太太和小姐!”
# Q: ^& e1 n3 m: h* H
' A2 V: n, {5 S( f  P: w7 H  Z  顾福抬起头看着这个院子:“那天晚上,他站在窗前看外面,我趁机……就用绳索套住了他的脖子,要勒死他!不知道多久他倒下了,我也害怕了,赶紧回了门房。他就是我杀的,他该死!”
2 |; w' \7 V8 _  v5 J/ e7 v+ K5 T5 a0 K# V9 e* z; P
  “原来是你这个劣仆杀主,竟然嫁祸旁人,还不快把他给我带回去!”许大人勃然大怒,立刻指挥皂隶动手。
% ~4 A& c$ N0 b$ U8 F  \, x4 T6 x; v' F7 h  Q8 I( w
  天色已晚,黛紫色的夜幕笼罩半边破败的顾家,一轮残月,风声萧败。4 H- S# m) E5 z% E% k4 C- X) g" B

8 K& V! I  K% X# C% m6 U  “慢着!”赵长宁心里却灵光一闪,她上前一步道,“不对,你还是在说谎!”  B' A& E3 H2 a2 j2 Y
& C5 k$ N' `) ^9 A1 z9 w4 V
  顾福苍老的声音平静又低沉,宛如夜幕里的一丝风声,消散在风中:“大人既然知道……知道小姐的尸首在哪儿,又何必再找真正的凶手。知道尸体在哪儿的人,就是杀老爷的人!大人心里最清楚……”1 K3 x. d6 Y; C, q0 c

: b" d8 E; f( K' D  说罢他后退一步,又笑起来:“死得好,个个都死得好!”拍着手,好似又神志不清了起来,“噫!都死得好,就是我杀的!”
- M8 c5 B) b5 p8 @
; ^- G' X! |. Y+ o  徐恭则很纳闷:“大人,究竟哪里不对啊?”
1 }1 N% l2 ~) R8 g( @. ~9 @
+ g& D1 Z) {9 D( C! x' v  长宁难以抑制心中的震撼,知道尸体在哪儿的人就是杀害顾章召的人!顾福指的人是她,但是只有她知道,其实应该是那夜告诉她线索的人。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又为什么要帮她!难道真如顾福所说,他就是杀害顾章召的人?
* W* F: }5 i6 ^8 H+ z7 I( ~/ d3 M% I9 A1 b* X2 R# g
  她回过头,淡淡地道:“他说人是我杀的。”
2 A5 a: A+ Z6 F& B- ]. t7 @0 ^/ @: A
  “啊?”许知县没有反应过来,“大人说笑了,人怎么会是大人杀的。”
- v* q2 E% i& s! |" _0 b$ N
* a3 f* V7 G8 q5 v" n8 G  “怕他是装疯卖傻不肯说出真相吧!”徐恭反应过来,撸了袖子,“大人别怕,我去逼问他。”
- e: @/ @, C7 u5 l) ]: K/ A9 Z# z, S8 _/ _
  “你瞧他这个样子,你逼死他也问不出来。”赵长宁阻止他,又问,“证词写下来了吗?”) \1 I2 }, k$ p7 Z8 W9 s5 Q

! ~9 w/ `  i5 X  现在手里握有的证据,已经足够推翻陈蛮的定罪了。8 [5 v$ N! B. |4 n5 P9 N

& o# y  W& i4 Y& E  E9 N" i2 {1 |  “写下来了。”徐恭立刻捧给她看,“两条人命确非陈蛮所为,您的官位是保住了。”: J" q7 \* T6 E, C; p
$ o- t$ `, y" K! R6 n( U/ o: E+ `
  赵长宁沉默不语。
, F  Y, N" o: _8 l8 K% X2 p& Z' Y+ g
  这个案子是她经手的第一个案子,她这个人,最讨厌有事情没有弄明白了。这世上的事,是非曲直就应该如此。
4 d2 p3 w7 J3 V; g7 H- _
% O; k  L5 j3 ?6 V- M& q  这夜长宁静静地点了一盏油灯,望着外面的东花厅,空无一人。" |8 X8 y) h  m

* S! ~" F/ r, u9 d! I) |5 |* @7 b" H  她披了件外衣,继续写公文。; L+ z3 V) s! Q+ a2 g  r" h- r

6 s& r9 N* v: Z! O, G( A  等这个案子进入三司会审后,就是寺丞大人和少卿大人上场了。她现在把公文赶出来,就能早一日推入审理之中。
( a1 C- i+ R6 B; R4 G' n1 t
7 Y8 }2 a7 F9 R  想了想,她另起文书,写顾章召贪赃枉法,私卖盐引的事。顾章召任转运盐使运判数十年了,怕所得银两不下十万。
  \3 ^5 l0 V4 F6 W7 L' h
- {/ A6 X( E3 Z! I- C' p  写了一会儿,她放下了笔:“我想还有事情没有弄明白。”她说道,“顾福说人是他杀的,但是杀死顾章召的那个人,只能比顾章召还高,否则勒痕不会是那样的。所以顾福绝不可能杀人,他是在为别人顶罪。你究竟是谁?顾家两口人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还有……你为什么要帮我?”
" o9 Y4 {( _: {2 Q% m4 f4 H0 L' W' j" u, C! s0 \
  隔扇外仍然寂静,只有夏夜里蟋蟀的叫声。
! k* c- l! q# ~% b* {  P$ q' Z
# X7 s' v  U2 r  赵长宁等了会儿也不见回应,只得拧灭了油灯,脱了袜履准备上床准备睡觉。
* Z& L, E; w+ R3 r8 ]# r0 e5 X0 s& f  w0 W2 |
  她刚躺在床上,突然就有人从背后搂住了她的腰。赵长宁这次没人挣扎,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她记得,是一股类似中药的苦味。
( J6 T+ ^  A7 @( W
1 z9 c6 [" c5 Y1 u( i  “你不要查顾章召贪污一事。”这个人说,他的声音不正常地沙哑,可能是刻意地改变了声音,“往下查一牵之而动全身。这事你不该管了。”
; M6 ^8 D; L% u
& n( N) `" E0 S  O  赵长宁抓住了这个人的手,她没有回身:“你究竟是谁?”+ G+ E( v9 s; j! ~
$ ^$ [3 X- f: M$ \' S
  这个人没有说话。
5 n+ l5 p) j9 i" T
4 J& H9 b- d' C$ L  “但是顾章召的死还不清楚,还有他女儿的死。这当中必然有牵连,我想弄清楚。”赵长宁告诉他,“我只是想弄明白,他为什么会被杀人,他曾经贪污的那些银子又去了哪儿。”3 @! Q( {* P, b

) u+ N/ C7 h8 F. {# g; L  “你该回去了,案子结了。”这个人说,然后轻轻捂住了赵长宁的口鼻。
8 R3 s: I9 F. \8 R$ t5 o/ o
$ ^7 c% H5 ^+ Y0 x  那股苦味又从他的手上传来,还有股刺鼻的药香,赵长宁睁大眼,想掐住手心让自己不至于昏迷。但抵挡不过片刻,就在这个人怀里昏睡了过去。
, A; z5 O/ w5 E/ r' R+ u5 V/ s0 Z
  这个人低低的叹了口气,低头轻轻一吻她的眉心。“你何必执拗……”2 F# t8 q1 s# E8 h7 k4 F# a& T
) X" P/ H# V0 P
  等到第二天长宁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四安在外面敲门叫她。8 Y( n, `5 l) z

. w" A5 f' F& }) Z9 W) D  刑部来人将陈蛮压入京城三司会审,而这桩离奇的案件,也沸沸扬扬地传遍了通州。至于破了奇案,给陈蛮洗刷了杀人罪名的赵长宁,也在通州的百姓中有了些名声。赵长宁带着四安、徐恭走在路上的时候,路上竟然还有人认得她。
, Z* \, m5 N3 W1 j" o& q
0 Z1 S# c( @! B; C; f  “……那就是那个破了奇案的赵大人!陈蛮就是他救的呢!”
6 W' l1 G& G% x, d' E
6 @4 Q8 l' Z3 U; m- X  “陈蛮多不容易啊,坐了一年的冤牢。我听说他的房子都让别人占去了……”0 f/ X) ?: z/ C

$ S# L+ K, v" U' Z  “这位大人长得可真俊啊,不知道哪家的小娘子福气好能嫁得这样的郎君……”这个私语的声音低了很多。% j. Y/ u) g  y4 ]3 E" E2 k& D6 q5 o

, E5 }8 p  P% l. K3 W4 n6 y8 F  赵长宁听了回头一看,竟然有个长得俏生生的,穿粗布裙的少女偷偷往她。她颇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遇到别人爱慕她,特别还是姑娘爱慕她,总是觉得很不习惯。+ b! Q: A1 I1 j. u6 H+ i3 i/ }
* `4 Q* J! m" ~. s, `
  徐恭在旁乐呵呵的:“大人您瞧,您多受欢迎啊!”
7 Z1 ]5 G4 W: C7 B% H- U* e6 k3 S
& i+ P# B% {1 O+ X# M+ g/ d  回到京城后,长宁蒙头大睡就是一天,这小半个月忙着查案,她几乎没怎么睡好。顾嬷嬷心疼地给她揉着眉心:“少爷,您不能真的把自己当男的使啊……奴婢瞧着都心疼。”
7 T* d, n8 k$ v' e
  L, E/ Q7 R5 e9 e  “无事。”长宁缓缓睁开眼睛,她有一双如暖阳映照溪水般清明的眼睛。眼梢微长,看着就有种冷淡感。
! N  F- U; u% Z, C: j* C5 l5 j1 x+ J( I7 Y
  长宁说,“嬷嬷,您给我穿公服吧,今天还要去大理寺呢!”
5 _7 x$ l7 F8 V4 P! [4 j6 a
  v2 K& V( ^0 }  S" x$ ~/ \  l  顾章召的案子已经了结了,她不能再过问了。- V& H7 T4 |, E! A) q

' }, X; N& G* Y! o, H2 D8 P" e% Q4 ?  那个人毕竟还是在帮她。既然陈蛮已经洗脱了罪名,那这件事就与她无关了。
& _' Y( G# F' n1 x- x1 }* t: g7 x
5 c4 t; n0 C+ G* p" C6 \) B8 |  公服比常服正规很多,有补子,依旧是盘领右衽样式,袖宽三尺,由纱罗绢制成。
! b% V; Y. ^5 n* i7 ^8 k
5 R9 L4 I, ~) b, F  长宁今日到大理寺之后,待遇却与往常不同,大家看她的目光带着好奇,甚至有些人还挺热情的同她打招呼,或者来问这个案子究竟怎么办的。赵长宁一路笑着走过来,却比一开始进大理寺的时候腰背更挺直,她总算是有了自己是大理寺的一份子的感觉。夏衍和吴起庸二人面色却不太好看,他们可是一直没给过赵长宁好脸的人。8 h! t& p1 U% Z& D
! N% e  Q( A. m; ]4 I. [$ g
  长宁走到自己号房门口的时候,竟远远地就看到少卿大人站在她号房的门口。清晨的风缓缓吹起他的衣角,沈练背手站得笔直。! \" u3 |; a1 E8 e+ h6 O- p( A

  c1 |' u, ]+ T; x/ n  “少卿大人。”赵长宁连忙对他拱手。
) V7 }, r; q# I- _6 k  M% _: W1 e; [6 u5 l- z0 w! P5 j+ |
  沈练嗯了声,淡淡地说:“以后你是大理寺的官员,在外面不要丢大理寺的脸……也不要丢我的脸。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报大理寺的名号。”这句话就相当于是承认她的地位了。1 t  K. _$ U5 ]2 E+ a8 e6 `

. }$ I1 a5 G9 G6 I, k  “下官谢过少卿大人。”赵长宁见他要走,连忙叫住他,“不知道大人说的赌约是否算数?”
  o  K# ~* A1 f% j
( Y& F6 g- {) @! [/ I0 q3 b0 Z  沈练的脚步顿了顿,却只说:“如果让我发现你玩忽职守,你也随时会被撤职。”" z9 ?4 m( c3 I4 E; W+ X
/ @/ O8 y) f/ x4 O
  徐恭见沈练走了,才为长宁拉开门说:“大人您别见怪,少卿大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您是不知道,您破了纪大人的案子大家都很高兴。咱们大理寺的人都不喜欢他,这个人简直猖狂,有的时候还专门隐瞒证据不交,简直就是戏弄咱们!偏偏刑部人人都袒护他,把他当成镇部之宝看待,供得跟菩萨一样。”3 V7 l# W4 N# \5 a8 S

/ q8 i& L) A8 o4 O, f5 r  但当他打开门之后,赵长宁沉默。“这些是什么?”她案桌上堆了高高厚厚的一摞案卷。2 y9 ~* j: Z3 h3 t4 c

+ d" t6 K2 F% G& x& ^. s$ j  徐恭笑着解释道:“这些都是递交上来的案子。沈大人说能者多劳,他既然升了您的官,您就得多劳动。”
* f; E4 q6 Y3 N' p' Y8 ~9 L  v0 R# G+ e1 ]9 r# `9 `) |
  赵长宁深吸一口气,翻了一下卷宗问:“谁定的罪?”/ N% t3 k5 @  V' }6 |
; d6 ]/ l( S: t+ M0 t
  “还能是谁,刑部纪贤纪大人啊。”! e, A3 t$ `" b/ X4 e  O6 Q
& J' N( q1 [, J3 K, _9 z* {
  长宁看着成摞的案卷久久无言:“少卿大人这是把纪大人定的案子都给我了吗?”6 \; \! o4 [; w% O5 c  v) M

! b# [% f* n% {  “正是如此,以后所有纪大人的案子都由您负责审查。”徐恭说,一边给她打扇,“大人,大家都很期待!”
0 `$ w+ f$ ~/ \! j3 ^) A- ?
8 r! ]! D2 v6 l0 Y5 l  赵长宁看着那些案卷……沈练……对她很有信心嘛!
$ c0 X1 t' x- O! A8 o/ u- U' E  v, y3 ^8 |$ s# F$ Y  N: \6 L
  不管沈练是如何折腾赵长宁的,他倒也说话算话,一个多月之后,赵长宁任大理寺正的批文就了下来。而陈蛮的三司会审也开始了。赵长宁还没有资格参加三司会审,只有等升入大理寺丞这一级别才有资格参与。听说陈蛮是当堂被无罪释放了。; D5 o% F, n# X& {$ }5 `7 E
- S" H0 U$ o) m3 ]3 `
  不用结果传来,赵长宁就知道他被无罪释放了。
1 Z- z' z1 d7 z8 r1 f" g$ r5 O8 Y5 p2 ]% D! m; s; w! O' X
  当堂释放的那天,陈蛮就出现在她面前,一声不吭地帮她把成摞的案卷搬上了马车。+ V" o" M- ~- J+ G
3 s' q( m' C+ S8 g4 q" h
  然后陈蛮就转身,在她面前半跪下来说:“日后陈蛮就随身服侍大人,望大人勿嫌弃才是。”$ _) j6 X1 T. Q

. }. E% Y3 ^) J, Z) x% }  看着他健壮的身影,起伏的肌肉线条,甚至那张俊俏的脸,赵长宁自然丝毫不怀疑陈蛮很能打,甚至很吸引小姑娘的目光。但她的确不需要:“陈蛮,为你伸冤不过是我的司职,你实在是不必报恩。不如我送你些盘缠你回通州去吧。”
0 M- n  Q0 W% P; {$ Q0 X: Q0 j5 K8 N8 A- T% y
  “我在通州已无亲人……实在没有回去的必要。”陈蛮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自嘲。“果然……就连大人也嫌弃我么?嫌弃我丧父丧母,无家可归,无人敢要。”  Y7 U' [: _" ]# u
6 B3 R5 R( Q% B, ?# o
  他露出衣裳的那部分还能看到交错的伤疤,可能伤才好不久。1 T# b& F9 M- g! }6 x

7 U: y4 ?; U6 o1 [5 g5 ~/ @: {  “你……”赵长宁顿时语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陈蛮想报恩她理解,但是她当真不想要个男子贴身跟随她。否则行事会很不方便的。
发表于 2017-9-17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1章
) s% o" w; y# x, \3 j, c# A
4 J4 e! a" y: K, I  长宁不想收他,可陈蛮这人却固执,每天都跟着她。9 A9 g) u8 k8 J! F# D
9 h3 H* n5 W# g% X; z- p
  夏天的天空说时晴说时雨,长宁刚处理完一堆卷宗要回府,就看到外面阴云密布。不一会儿隆隆的雷声滚过来,天际泛白,树稍在风中摇动,豆大的雨点就这么砸在地上、屋檐上。
9 M) }3 R8 H7 ~; T" W) u/ M5 y( N( O. ^! ^$ b
  长宁抱着案卷匆匆上了马车,只见很快就暴雨如注,街上已经看不到行人了,屋檐落雨成帘,地上汇聚起一股股小水流。/ b! g% y: H8 {# V8 q
& N7 J  o8 D/ c7 ?6 H
  “快走吧,今天还要回去拜见祖父。”长宁叮嘱车夫,将有些微湿的袖子卷起。$ x% _5 y; G3 |, S  p$ [
# N3 `8 c1 m1 w
  车夫却欲言又止:“大少爷,外头那个……还等着您呢。”
! D9 g- D5 \2 R/ K  j) Y
9 s6 A& ~; ~" i: |  赵长宁沉默,挑窗帘看。回望过去大理寺已经关门了,因为天色昏黑,门檐上挂了两盏风雨中飘摇的灯笼。那人果然就站在后面,雨打在他的身上。好像与别人都隔开了一个世界,只有一道沉默而孤独的影子。无人要他。
; v- U, q0 x  J9 z6 Q; P" t* K0 E+ @, E2 c# q$ O, K7 a' V
  长宁抿了抿嘴唇,道:“莫管他,走吧。”) w* _+ g- ~6 b1 }8 R- Q
( z7 F! O% u" s) Y
  “大少爷!”车夫从来不知道他们家大少爷是个心肠如此冷硬之人。
, T' o8 w' y, T# m% S  `/ p9 z4 s
! ^9 v' {7 g! T1 U  “少爷的话你也不听了?”长宁淡淡地看他一眼。, `5 F2 f6 Z( |- Z' S# f
6 a: F9 `3 l9 }' U& }! w* ^
  赵长宁的话在赵家,还是毋庸置疑的。车夫只能无奈地挥起马鞭,马车很快在雨中跑了出去。$ j4 o' o! T; ]! d& A: G7 ~
* a( |& d$ {, l: x4 X1 x
  陈蛮眼睁睁地看着那辆马车走远,惊愕慢慢地变成了失落。冰冷的雨水沿着身体慢慢流下来,他看到别人的院落里透出的暖黄烛光。他孤身一人,于这世间来说只是一个人罢了。9 g. p% E1 h; z6 p

0 s, ^( P9 L/ S, c6 ^  陈蛮自嘲地笑了笑,心里竟然连情绪都没有了。他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头顶的灯笼。4 x4 }, |5 v# d" t( a+ Z4 Q2 C

$ C) C1 T5 ^0 n$ f  “你是傻了吗!为何不找地方躲雨!”有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 r3 e) ^9 k2 s3 L/ i: C7 Z! \  n7 K/ }9 {
  陈蛮抬头看,赵长宁穿着身青色官袍,清俊雅致,玉一般的肤色。旁边是车夫给他撑伞,他的眉头蹙着,长身站在他的面前。5 t/ E2 H! n: U- f
& `0 Z" g, {4 `5 u0 s  m
  陈蛮不说话。
- `+ y7 U: R$ S1 T9 ]) U5 E8 S! c3 r! D8 V1 a
  “好!”赵长宁却叹了口气,然后语气严肃许多,“既然你非要跟着我,那我问你,你是否真的会忠诚于我?甚至以后可能要遇到杀身之祸,你也不会退缩?”
2 |5 v4 u" J  ~& L; l( A* K! ]3 z" y& o! b$ ?
  假使有一天她真的被外人所知晓,那么一个欺君之罪恐怕是免不了的。丢官丢命都是小事,甚至可能会殃及家人和朋友。
6 V% h; P! P2 e- @8 }
/ L% C' o9 j3 z7 w  陈蛮却定定道:“大人,您太小看我了,我是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1 o# @7 z& F9 E, I/ C7 L- f$ L7 u

+ S( c$ Z& {' S, u0 d. U+ C: Y  赵长宁恨自己的心软,她恨不得自己心肠能越硬越好,留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简直是百害而无一利。但陈蛮这个人也太执着了。
2 N; M4 ~; V9 a7 j; X% D# j8 ^3 O/ r1 w! w% u
  两个人坐在马车里,赵长宁把自己的披风递予他:“你把自己身上的雨水擦干净,旧伤未好,小心风寒。”
3 V# W( G2 \# r& V# _  p6 _" a" I( l% t" l! n8 ~; G
  陈蛮捏了一会儿没动,赵长宁就说:“你以为你是铁打的么?”# c; p* c8 L6 X+ z4 q1 K7 ]

/ _0 F3 d+ {1 e& ?4 T" R' @4 ^, ]6 K  陈蛮才开始擦自己身上的雨水。
/ S. }) s, V7 r2 [9 T# Z
; y# T) H5 g" E: l% V, U$ F  等到家中,长宁便让六安带陈蛮下去换身衣裳。她先去正堂给赵老太爷请安。
( b$ B2 z% L# B9 V" S
; K1 z" b  y) T9 b6 K  今天是十五,逢家族宴席。% p  A4 G- d" r1 y( B( E" {
- ]7 l. ~" X, j" S) g# P+ K4 E/ o
  赵老太爷知道她升任大理寺寺正的事,笑得直捋胡须:“不愧是我赵家孙儿,好,好!”
$ @4 {+ U* t, I; O, {! {) [+ [/ V+ q1 X; c4 J
  “我听说,是少卿大人特意上书为你升任大理寺寺正。你既受人家的恩,也要回报才是。”赵承义则叮嘱儿子。
% m, z% r7 d6 }
4 Z2 I  o" |4 K, E# t+ s9 }+ Z  长宁应了父亲的话:“孩儿心里有数。”7 i# J* o! d/ `9 A/ Y' f2 `

" w3 H9 _5 k$ n* V8 }  r  一会儿后,赵承廉才从詹事府回来,还穿着官服,肩膀都被雨淋湿了。% ?& c( K/ A* B. v

5 J. m1 w4 i7 a$ W4 _" n; ~  众人纷纷放筷,赵承廉却看了长宁一眼说:“长宁,你跟我进来。”
0 h7 C- M* M: r- t, T' m/ U# [. q9 |9 z/ G  V
  赵长宁也不知道二叔叫她为何事,放了筷子跟进去。只见赵承廉已经坐在太师椅上,端了杯热茶喝道:“我听说,顾章召的案子是你办的?”
( e) y" z$ H/ ~2 f* T8 Z* R7 C/ }1 u" f- k
  赵长宁道:“正是,不知道二叔叫我进来是因……”
+ C* S% ~- l$ N( Z0 p
( E8 b2 h) z' x  “顾章召私卖盐引的事被三司会审的都察院官员发现了,上报圣上,竟牵扯进去二十多个两淮官员,还与户部官员有勾结。发现这些盐官竟已经搅得两淮盐价飞涨,百姓怨声载道。圣上知道后气得大发雷霆。”赵承廉接着道,“他这两年龙体抱恙,一气竟受不住,卧床了。”2 d5 n3 u2 _/ S# ~2 p/ y8 {

- N) `" S4 o7 z1 a( _% x& Q& A- X  长宁抬头看着赵承廉。! v' L0 g4 N3 H/ _4 V* s& K4 N
  U! f* H  a% P* ^6 q; ~" G
  “这几年朱明睿动作愈来愈多,他舅舅是山西总兵,母亲又是贵妃,太子殿下总要忌惮一些。圣上龙体有恙,正是朝廷动荡的时候……”赵承廉沉吟一声,“你在大理寺更要多加小心,大理寺鱼龙混杂,各方势力说不清楚。咱们家是太子一系,以后若太子殿下继承大统,便是咱们家飞黄腾达之时。但若太子殿下的前程有差池,我是詹事府少詹事,我们家首当其冲要受害……你可记住了?”
8 }$ R/ Z5 ]  O: f  i+ |- N( s  ^$ L4 N: w
  “长宁都记得。”赵长宁应道。/ f- ^* d6 K' j8 J  i
& N7 Q6 S0 {, Y
  赵承廉是想告诉她朝廷的一些动态。! {% R; ~/ z' {
* U3 h" H) u2 d) a% o5 G, Y8 K
  “那……二皇子呢?”长宁想了想,突然问。
2 `5 k, \3 \- [6 j& p! B5 n7 T' T, m+ B
  难得他会问自己问题,赵承廉看他一眼,淡淡道:“二殿下是有军功在身的人,朱明睿那边拉拢得比较多,如今看来,二殿下似乎是拥护朱明睿的……别的就没有什么了,二殿下这个人本身也比较低调,倒是不足为惧。”
# V& x! [# `( _& }
+ P5 o5 t& x# Y* L* f4 m  赵长宁从正堂退出来,看着抄手游廊外已经淅淅沥沥的小雨。# M, T  f; a7 l# z
1 ^) M, w0 X9 P
  等她从宴席回到竹山居,陈蛮已经拾掇好了。他穿了件长袍,更加显得俊帅,走出去这气势,一不注意人家说不定会以为是哪家的公子。长宁发现屋内的两个大丫头在偷偷看他。
% M* p0 Q6 |- n4 K; o5 `" ]# d6 m0 i8 X, E( h" C( W
  “你们二人先下去吧。”长宁想要歇息了。
( O6 `6 [' z4 n" F4 B, T2 I6 r( I% [/ `0 r/ V6 c6 `% j
  看到长宁要就寝了,陈蛮自然无比地走到她面前,要为她脱靴子。, L: P9 q5 I0 u- z) N% r' z+ `9 u
# h2 y$ H% }1 N+ t0 T
  “不必了!”赵长宁立刻捉住他的手,“我留下你还有个条件,你不必贴身伺候我。现在已经晚了,你快出去休息吧,我叫他们给你安排了住处。”
! t; ^! C  S0 B% P1 h2 G% _3 {/ v! W( r/ L6 b% w
  “大人,陈蛮贴身随侍,自然要与您睡在一起。”陈蛮却道,“我睡踏板就可以了,您半夜有事可以叫我。我听说两淮盐官落网不少,怕对大人有怨言,大人得需要贴身保护。”7 V* L! H( ?0 A3 m
# I7 v0 z% R# C1 g
  赵长宁瞪着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q, \, D. g# u2 X
9 W, Z& ^- _" l/ [7 o  陈蛮直起身,竟从上俯看着她,轻轻地说:“快睡吧。”# t$ E: }6 @) B1 K8 {, ?) Y

9 _9 `) o1 W) ?2 |0 y- z0 A5 A) l  赵长宁未戴发冠,又未穿官服,就这样躺在床上准备睡了。脸竟然有种清嫩之感。陈蛮看着竟觉得心里微微一动,觉得大人竟然有点像女孩子,执拗而冷淡。
, m0 U: [2 ]- x) o7 K9 q/ U" d& S1 M; v7 R8 a
  长宁轻轻咬牙,刚才就应该让他在外面被淋死算了,为什么要心软!这哪里是找个仆人,找个管家还差不多,堂而皇之地开始管她的事了!
" l! d1 y1 w4 h) Y; ?  J5 _+ D# T* o3 f8 P
  她将帘子放下,总算才有一方清净的空间。阖上眼,想着明天一定说服陈蛮。" y6 V7 ]: |: O2 m1 z3 O
' `, x# X9 _7 B4 X' O
  这晚她睡得并不好。
# a% p) Q9 [& @  c% |4 M" L0 O
) [. `$ @" d! F  j4 Q! a7 d  似乎外面又开始狂风大作,雷雨交加了。
* {* O' s8 t- S* H1 H8 E) W6 i* a# |8 ]
  梦里她又置身于金銮大殿之上,只是这次她位列九卿之内,穿着革带佩绶的规整朝服,而殿内寂静得无人敢言。她听到的是一道圣旨:“……贵妃章氏,事朕多年。达明干练,深蒙圣恩,曾委以重任;然其恃恩而骄,纵私欲,进谗言,结党营私,弄权后宫。冒天下之大不韪,实属十恶不赦。今革除其一切封号,发由刑部问斩,其亲眷等一并收监,择日审查!”8 w/ E: C4 J% Q" S$ w5 g7 e& S3 j& ]

& u8 F. M; x1 q) K. W# w  此圣旨一出,有人立刻跪地大喊冤枉,有人则想为章氏求情。
4 \/ A  Y- Y  E6 k( c* y, k7 N# C$ u( M, r9 I1 F
  “朕杀她之意已决。”那个龙座上的人淡淡道,“谁有二言,现在可告诉我!”
8 y& f, N( ~+ P
2 j) e( k7 B' b* W; X! y  但却没有人敢讲话。
& ?( }$ L8 ~' S. N. G. h& Q: h
/ N0 m  s5 ?+ E& a2 |  那人扫视全场,寂静无声,于是转而问她。“赵大人也无话可说?”; ]) ^; W& }6 E6 ]4 q
6 l+ F& Q; m6 a# A) O# P
  赵长宁却在梦里说不出话来,越急就越说不出话来,直到她终于从噩梦中醒来,啊地叫了一声。
8 P  P* _) S+ m1 B+ j" e& h, ~. i( `
  “大人。”帘子被陈蛮挑开了,“您怎么了?”
( k% z7 M+ o  J  z0 [
6 f7 p) M) q5 c9 D' a4 x0 b8 @  “没事,做了个梦。”赵长宁揉了揉眉心,已经是第二次梦到这个人了,难道还真的在预示什么?
% z' n+ N. Z' b- o$ F- M# l( C$ |. ~, y( d$ V" C/ N% @2 _
  等长宁第二日到大理寺之后,发现她办公的号房已经从厢房移到了正房,也宽敞了许多,就连徐恭都专门有个小屋子,这是大理寺寺正的待遇了。赵长宁一边誊写公文,一边想着昨晚的梦。& v  I* ^0 ~' q

: w8 O! ^; L0 d* E; t- S, r  一会儿徐恭来敲门,今天大理寺卿要带着大家一起拜皋陶,上香。
8 V. A9 B/ h# ~; M/ x: \1 l3 n7 I7 R+ F$ x1 T; D
  赵长宁才升官,站在队伍里周围的人都不认识。别的不知道,旁边一位仁兄却对她不算友好,到他递香给赵长宁的时候随手一递,香灰便落到了长宁的手背上。她被烫得往回一缩,眉头轻皱。
0 D& ^. c3 O: u! L2 l  u: i
# ]! y0 h- {' R0 f% a2 S# n+ z  这人却抬起眼睛,笑道:“赵大人,不好意思了,本官无心的。”6 |. y# Y. F0 g0 _- M
0 _) K$ x/ {) `" p/ ?2 {
  赵长宁淡淡一摆手,等她上完香,才看到年近六旬的大理寺卿大人姗姗来迟,大概是个挺和蔼的老头,长宁没有多管。而是退到一边,问徐恭:“刚才那个烫我的是谁?”$ i1 b! S$ M* i8 @1 @
0 J4 w6 Y+ ]' m" J* r
  “您竟不知道吗?”徐恭低声道,“他就是另一个大理寺寺正蒋世文,跟你平起平坐。他自然得看不惯您的,咱们的大理寺丞许大人再过两年就要致仕了。若不出意外,接任的就是您和他其中一个人……所以他自然视您为竞争对手了。”, C  T3 c$ }1 h. ~: ?

# Z, k' x1 ?( W2 O/ I; P. p  原来是这样!
: s* O- p( @: P3 H8 F# E9 R! T- f) N+ s5 h) m$ U9 \
  寺丞许大人的确也快到致仕的年纪了,就这两年的事。% c& _( N! c: {

+ c+ O& E- X  N+ G! x2 o  “我分明看到他是故意烫到您的!”徐恭又说,“小人行径,你以后可要多小心他,我听说他家,似乎是与三皇子的外家交好的。”
) u# t+ Z5 F" x7 N% o1 b" F9 m' a/ h3 T2 t8 A3 w, t1 g
  “我知道。”赵长宁将被烫红的手收回去,跟徐恭一起出了正堂。
  Q+ z9 q" P; \5 j9 N8 g) {6 c2 U& r' l; z' e8 D6 Y6 m) y; S
  她出来后,正好迎面遇到了沈练的司务。司务给赵长宁请安,然后把一摞卷宗交给她:“大人,这些是要呈递给二殿下过目的,沈大人让您给二殿下送过去……对了,二殿下今天不在大理寺,还得麻烦您去跑一趟才是!”3 d- I$ Q( Y" v+ B

6 b& D  N, v4 Q& O; [  长宁看了看,的确是最近的卷宗。就问:“我连路都不知道,劳烦大人指点一下,这差事一直是寺正做?”
; U0 f' H- i# ^& N/ E: ^! ]! r2 V" V( I$ M
  “是的,您可以去二殿下的府邸看看,或者在卫所里找找也成!”3 @3 @6 a# D' \- l1 \- x9 V2 @
' Y4 T4 L8 j5 M3 d+ W
  长宁连二殿下府邸的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带着卷宗出门,在大明门溜达一圈好不容易问到了,结果朱明炽不在,她出示官牌也进不去。只能把东西先放在皇子府邸的门房处,然后去卫所找朱明炽。; b0 R& G1 V9 [4 j2 a+ r% ~
$ D% u/ ]& L0 H8 ^% ?- x$ m1 n" U: \
  卫所有个练兵场,是沙地,摆着兵器架,靶子,有重兵团团围着看守。长宁到卫所的时候,正看到朱明炽练完兵,他穿了一身玄色劲装,正慢慢地缠好护腕,额头、脖颈上全是汗。- l+ E8 x* d; P% V8 Y* ~- m
, \7 R6 ^3 [) X% e; U
  “殿下,这月的卷宗下官已经放在您的门房处了。”长宁行礼道。+ o) ?6 s' }2 |: n6 T! G
5 M  f" T* V0 O& \$ V
  朱明炽道:“现在换你给我送了?”看了赵长宁一眼,不等赵长宁说话,他径直朝卫所的茶水间走去,“知道了。”
. J/ ]$ \5 u& ?0 ?' T
1 Q8 ?: h# q( k5 S& D+ e  赵长宁在思忖她是不是该退下了。那边才传来淡淡一句:“这里你少过来,回去吧。”! i9 X" r# p, R2 R
3 D2 Q% Y" x9 i; T
  赵长宁行礼要退下,突然有人骑着一匹马疾驰而过,她突然被惊吓,立刻后退了两步。然后才镇定自若地整理官袍,从练兵场出去。& U2 [( z2 [1 `% O5 m

& Z- x+ c. Q! ]5 |5 Y9 s  朱明炽坐在里头喝茶,给他添茶的人看到这一幕,就笑了笑:“这位赵大人听说是赵承廉的侄儿,很得太子器重呢。殿下您竟也放任他在大理寺,依下官看倒不如趁早……”; ^. L% I& s! E& |, B7 i0 A! `1 W
; `1 f. U" _% K# z+ T
  “她竟然会怕马。”朱明炽想到方才这个一贯稳重的赵大人躲马的动作,摇头笑了一声。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